万物静谧之时的“零点行动”

日期:2020-07-13 15:34:35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身后已经扑灭的火线复燃,程方伟(左)满脸无奈。

明火扑灭后,高继垲依靠着头灯对火烧迹地内的火星一点点地清理。

        3月30日17时,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发生森林火灾。27名森林消防队员和3名地方干部群众牺牲,其中包括本文中提到的高继垲、程方伟、蒋飞飞和本文作者代晋恺。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无情的大火吞噬,令我们悲痛万分!本文也成为代晋恺的绝笔。我们谨以此文纪念这些为保卫绿水青山而逝去的英雄们!  愿生者坚强,愿逝者安息!

 

        程雪力 代晋恺 文/摄

 

        春风轻轻拂过先锋乡山火过后的火烧迹地,带起一阵阵飞灰在空中飘荡。在火烧迹地的边缘,留下了森林消防队员密密麻麻的脚印,也留下了一片片山花,一簇簇杜鹃花的树叶已被烤得发黄,但枝头的花苞依然红得鲜艳。

        这些脚印要从3月3日发生在四川省冕宁县先锋乡的森林火灾说起,那时深山中升腾的滚滚黑烟遮住太阳,散发出的高温和阵阵大风就像一针催化剂,让沟谷里的火在一瞬间形成了上山火,向两侧的山峰烧去。

        成片火海不断在翻腾,散发出灼人的高温让本打算上山救火的村民不敢靠近。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消防员穿梭在火场浓烟之中,却举步维艰。

        “这样的山火,我们的消防队员根本无法靠近。”一位现场指挥员说,“浓烟遮罩了整座山,火场内的火有多大用肉眼根本无法看见,人员一旦进去很有可能出不来”。

        整整一天,火线不断蔓延,浓烟丝毫没有散去的意思,直到深夜,风势逐渐减弱,浓烟下散发出的火光让整条火线脉络走向暴露在肉眼之下。在全面掌握火场态势后,指挥员当即确定采取“零点行动”。

        零时左右。“‘零点行动’,开始!”指挥员的声音从对讲机一经传出,按规定时间抵达火线旁的消防员们在同一时刻展开了扑救工作,灭火机的声音几乎同时响彻整个森林。

        凉山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主要负责火场一处沟谷内的火线,但是沟谷左侧的山坡上大大小小的石头因为没有了腐殖层的阻碍,不断地向下落去。

        由于进入沟谷的人员过多,落下的滚石砸中森林消防队员的概率很大,该大队决定临时组成两支三人突击队向火线靠拢展开扑救,班长高继垲就是其中一员。

        高继垲所在的突击队作为先头队伍,在靠近火线后分3个点打开突破口。当他打开突破口后展开扑打时,本还茂密的树林一下变成了开阔地,只剩下接近80度的斜坡和腐殖层,没有一棵可以让他抓的树干,他只能一边用手插进土中稳住身形,一边扑打火线,但有时踩在腐殖层上的脚用力过猛,整个人就会向坡下滑去。在这样的情况下,头顶上还不断有滚石砸下,他的头盔上已经布满碎石划过的白痕。

        “打了一半就听见头上不远处轰隆轰隆的声音。”高继垲说,“我抬头看见一个很大的黑影直直地向我脸上砸过来。”那一瞬间他几乎是本能的用脚一蹬,想跃出滚石砸落的路线范围,但是脚下松软的地面根本使不上劲,他一蹬不仅没有跃出去,反而还向下滑出两米多,滚石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近,高继垲只能向一旁侧过身,刚转过身就看见滚石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尖飞过。

        每一次的扑救中,消防员们时刻面临着被滚石砸伤的危险,也面临着被大火包围的危险……

        该大队刚刚抵达火线旁准备稍作休息后对火头发起冲击,班长程方伟和其他3名消防员在火线前为身后的队友警戒,防止意外发生,但他们背着风机刚刚抵达观察位置,一阵风刮了起来,因为天黑,一些飞到程方伟身后的火星掉入腐殖层里就没了光亮,但是火星的温度依旧很高,在风的作用下瞬间引燃了还未燃烧过的腐殖层,火苗借着风势蹿上了枝头,形成了10多米高的树冠火,将他和队友包围在火海之中。

        在他们身后察觉异样的队友马上冲上前,“程方伟!程方伟!”中队长蒋飞飞扯着嗓子大吼,“先撤过来,你那里不安全。”但树枝燃烧发出的噼啪声和一些干枯的树干燃烧后发出的炸裂声将蒋飞飞的吼声压了下去,一边大喊一边向程方伟跑去的蒋飞飞被身前火墙散发出的高温逼退到远处。此刻,火海中风机声、大吼声、树干炸裂声和树叶燃烧发出的噼啪声混杂在一起。

        程方伟身后的大火让他不能撤退,只能从身前的小火线上打开一道口子进入火烧迹地避险。他把战友组织起来将身前的火线打开了突破口,成功地进入了火烧迹地。

        “火是向大队伍休息地烧过去的。”程方伟说,“如果不想办法把新形成的火线控制住,那就完了。”风停了下来,刚刚进入火烧迹地的程方伟和其他3名战友简单商讨后,抓住机会转身向大火跑去。因为没有了风的助力,火焰没有了嚣张的气息,3台灭火机同时对准火线展开了扑打,剩下的一台风机则在身后为他们降温,浓烟包裹着他们,此刻他们的眼中只有一望无际的白烟和眼前的火线。

        几分钟过去了,熊熊的火墙中间分开了一道口子,火势也在逐渐减弱,程方伟和几名队员模糊的身影出现在蒋飞飞视线内。“上!上!上!”早已在火线远处等待机会的队员们一拥而上,将本还有4米多高的火焰掐死在原地,被火光照亮的天空也暗了下来,火烧迹地内留下的火星与黑夜中的星空争相斗艳。

        “作为从事森林消防工作30多年的老兵,我内心感触很深。我在北方多地工作过,相比北方,南方的地形更加复杂险峻,夜间灭火危险性更大,加上春节以来队员始终连续作战,他们不是在打火,就是在奔赴、撤离火场的路上。”一名在场的指挥员说,“在火场上经常看到不少消防员扑火间隙只吃了几口干粮就睡着了,自己也不忍心让大家夜间冒险灭火。可是看见林火裹着浓烟向村庄步步逼近,就是再危险,我们也要上。”

        据统计,从年初到现在,四川森林消防总队先后出动了8000多人次,共扑救20多起森林火灾。在这个春天,四川的森林消防员们连续转战多个火场。“零点行动”后,度过了一个漫长的黑夜,天亮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